陳東升:紀念紫禁城建成600年,講個關于故宮國寶的小故事
2020-10-14

 

  今年是紫禁城建成600年、故宮博物院成立95周年。泰康保險集團資助了“中國明清史國際學術論壇”“故宮博物院夜間照明工程”兩個項目。10月12日,“紫禁城建成600年暨中國明清史國際學術論壇”在京召開,故宮博物院邀請我出席,我在致辭中分享了跟故宮的小故事。

  與王旭東院長在活動現場

  我跟故宮的淵源是因為創辦中國嘉德。大家都知道,中國民營企業家階層是隨著改革開放,隨著鄧小平的兩次南巡成長起來的。1984年的南巡有了像柳傳志、王石、張瑞敏這批84派企業家。1992年鄧小平第二次南巡,整個社會主流精英集體下海,就有了92派。“下海”這個詞最早說的就是92派。我也是1992年后從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管理世界》雜志社常務副總編下海的。創辦的第一個企業就是中國嘉德拍賣。

1994年 ,中國嘉德首拍

   

  中國嘉德成立后沒幾年,1997年我們的古籍專家拓曉堂從國內征集到《出師頌》后面的殘卷,就是釋文和題跋。那時候大概是估價25萬到30萬元,沒人買,流拍了。之后他做了很多工作才勉強賣給一位藏家。之后拓曉堂他們到處苦苦尋覓殘卷正文《出師頌》,6年之后也就是嘉德10周年的時候,有人在一次征集中送來了。拓先生欣喜之極,在《嘉德通訊》上寫文章發表感慨:“殘卷完璧歸趙,破鏡重圓。”“今天假大運于斯,數年孜孜以求,此索靖書《出師頌》重現于世,方知此卷完整無缺地保存于人間,破鏡可圓,實為收藏界至幸之事。”

  《出師頌》最初是西晉人索靖寫的章草,距今1700多年了。關于草書的起源,有一種說法是,古代打仗要傳遞命令就得寫書信,篆書、隸書寫得太慢,打仗時情況緊急,哪有時間一筆一畫慢慢寫,得快點寫,就發明了草書。近代書法家中章草寫得好的人不多了,后來人們也不再這么寫章草。

(隋)佚名 晉索靖出師頌卷

  紙本 章草書

  21.2×127.8 cm

  成交價:RMB 22,000,000

  中國嘉德2003年春季拍賣會

  這卷《出師頌》是隋人寫的,從唐代以來幾乎代代都有著錄,相傳至今真正是流傳有序。北宋米芾的兒子米友仁,也是宮廷的大畫家、大鑒定家,他鑒定說此《出師頌》是“隋賢書”,即隋代賢達之人寫的,距今1500 多年。它的存在見證了中國書法之流變,是超級國寶。

  當年故宮下決心,行使“優先購買權”,拿了2200萬元把《出師頌》買回去了。拍賣后我們開著警車把寶貝送到故宮漱芳齋,故宮的工作人員就像接親一樣來迎接。當時徐邦達先生已經92歲高齡,他是國家級鑒定權威,充分肯定了作品的價值。

  在此之前,故宮藏存最早的書法是張伯駒捐的,西晉陸機寫的《平復帖》真品,也是現存有文字記載的最早的書法作品。故宮的第二件書法重器就是這卷《出師頌》。這樣的國寶被發現在社會上引起極大的反響,故宮花天價購買的過程也引發了不良媒體的炒作,在我寫的《一槌定音》里有介紹,這里就不贅述了。

  《出師頌》本來一直是宮廷收藏,民國時期溥儀把《出師頌》賞賜給溥杰,帶出了故宮,此后不知經歷多少劫難,原書與原跋殘離。2003年《出師頌》回歸故宮,而那段當年以“白菜價”被藏家購買的題跋仍然保留著它精細的清朝皇宮的原裱,一直在這位藏家手上。

張達善撰并書跋隋人書《出師頌》卷元寫本

  成交價:RMB 46,200

  中國嘉德1997年秋季拍賣會

  張達善是《出師頌》題跋的撰寫者,他元代書法名家,被尊稱為導江先生。這個題跋是張達善存世墨跡孤品,太重要了,僅僅這段宋元年間的殘卷,其文物和市場價值就不可估量。1997年拓曉堂發現并考證這個跋,在那么早的時候就為它做了拍賣單本圖錄,可以說是中國現代拍賣史上最早的單本圖錄。后來這個跋文曾經在另一家拍賣公司出現,估價2000萬元,沒有成交。現在宋元有名的書法價格早都過億了。

  翻看當年的單本圖錄,拓曉堂在提要中說:“今存可見導江先生墨跡者,僅此一件,可稱孤品。故雖痛惜隋人之書不知所歸,然導江原跋橫浮出世亦足令人欣慰,但望他日,神物護持,隋人原書與此原跋,重綴圓璧。”

  《出師頌》和題跋始終不能團聚總讓我覺得是件憾事。2013年在中國嘉德成立20周年的時候,我提出一個倡議,嘉德出巨資把它買下再捐給故宮。物主陸忠、陸牧滔父子也積極響應,愿意跟我們一起做善事,共同捐給故宮,讓分離已久的國寶重聚。

  《出師頌》題跋捐贈合影 

  說來也巧,當年我創辦中國嘉德剛進入市場不久,單霽翔先生被任命為北京市文物局局長,撰寫長文支持拍賣這件新事物,我們一直很感念他,當我把這件事告訴時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的他時,他很高興,認為我們有似張伯駒之俠舉。

  《出師頌》原書與原跋在故宮博物院重綴圓璧

  2013年9月29日下午在故宮,我和陸忠、陸牧滔父子一起把《出師頌》題跋交到了單霽翔院長手中,成就了文物藝術拍賣史上一段千古佳話。捐贈儀式非常正式,《出師頌》原文也被請出來與題跋相聚。文化部部長蔡武等領導出席了這個儀式,與大家一同把卷,欣賞了合璧的國寶。這是中國嘉德歷史上第一次出巨資購買國寶且沒有任何條件地捐給故宮,這是一件利在當代,功在千秋的好事。《出師頌》與《平復帖》成為故宮書法收藏的晉隋雙璧,熠熠生輝。

  這也是一段民族興衰的歷史。一件國寶帶出了一段百年傳奇。一百多年前國家衰弱時,國寶流出宮外,碎為兩段,失散天涯;一百多年后由于改革開放,社會的進步、經濟的繁榮,特別是民營企業家的成長,它又先后經過中國嘉德拍賣回到公眾視野,最終通過我們的義舉結束了這段百年滄桑之旅,完璧歸趙,重回故宮。

  還有王旭東院長從敦煌研究院到故宮,正好遇到紫禁城建城600年,提到要讓故宮亮起來。600年資助600萬,就有了今天這個活動。

  我覺得作為一個企業家,能夠趕上改革開放的大潮,能夠為國家做點事,也是一件很欣慰、很有意義的事。

竞博首页